混沌邪恶雪丫丫

混圈:(日本)eva,JOJO,我的病房,G.gear,闪11,齐灾,overlord,小英雄,一拳男(欧美)HP,复联,恶灵附身,scp,底特律(国产)兄坑,大福,三体
男神是JR,鹰眼,胖次狐,广濑康一
快乐厨孩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和这家伙谈恋爱会很危险吧!①

·系列预定,大概有三篇,分别是不同的cp

·本篇cp为《我的病房》Sick x Boku

·以上ok?⭐





     Boku经常觉得,和这家伙谈恋爱会很危险吧!

     毕竟他是自己的另一个人格!是所有人格中『执念』 最强最渴望被注意到的那个,还曾经杀死了自己的『完美』人格!之前若是放任不管他一定会支配自己的所有人格成为主人格吧!就连自己这个是去销毁他的真 · 主人格都晕晕乎乎地被他勾搭上和他谈恋爱了,可见这个『男人』有多么强的煽动性!(?)更重要的是和他谈恋爱后自己就经常因为自言自语被路人侧目啊!但自己明明只是在和Sick君谈论晚餐的食谱而已——!他可不想再进精神病院吃什么鬼的蓝色药丸了!以前自残留的伤现在疤还在手腕上呢!!!

     和这个家伙谈恋爱绝对不靠谱——!他连个实体都没有!都不能满♂足自己!更何况还可能会害自己被当成精神病呢还指不定哪天就把这具身体占为己有了呢——!

     黑发男人把萝卜摔进购物筐里愤愤想道。这时,一道温柔的男低音出现在他脑海里:【怎么了Boku君?看起来好像很困扰的样子?】

     “啊不,没什么……我只是对这家超市的蔬菜又涨价很不满而已。”

     【有什么让你困扰的事的话尽管叫出我就行。我会为你一一解决的。话说,杀死Kimi让她没有代替你真是太好了。我还是喜欢看见会表露内心情绪而不是戴着『完美』面具的Boku君。要不是我杀死了她,你也不会来到我们之间吧。你比我以前想象的还要美好,为了见到你我做了那些真是太好了。】

     “嗯……说什么呢……别突然感慨啊……”男人红了半张脸,要不是现在在外面估计还能红更多;“我知道你有多在意我,我一直都知道……我也,我也很高兴能与你相遇就是了。能和你在一起真是太好了。”他不自在地咳了两声,转身掂起一块鲜牛肉放进筐子里。说来真奇怪,明明是同一个身体,但两个『人』爱吃的东西却完全不同。“今晚吃萝卜炖牛腩吧?我们都爱吃的。”还好有一道可以把他们的爱好都集中在一起的菜。

     【肉~!!!太棒了!Boku我爱你!!!】

     “别在这时候说爱啊……搞得你的爱有多廉价用菜就能收买一样……”

     【只对Boku的菜,嘿嘿~】

     “多老个人格了就别撒娇了……我知道了我回去做就是……”

     【Boku君脸红的样子真可爱啊~】

     “别、别说了!”

      今天也是一个『人』拌嘴走回家了。在路人看来,一定很怪异吧。

     算了,这段恋爱危险就危险吧。谁让他的恋人是深爱着他并守护着他的白毛骑士呢?


仗康《未闻之事》

cp仗康(东方仗助x广濑康一)

·病态仗助出没请注意,我只是想写变态(?)

·想码字于是码了,随性的很,渣的很,想啥写啥极度放飞,没啥剧情文笔可言。我写着乐呵就好(暴言)

·以上ok?⭐







     星期五下午最后一节课上课前,我问了康一他的周末行程。

     “诶?”银发友人一怔,然后皱眉认真思索;“我打算星期五晚上就把作业写完啦,然后星期六去露伴老师家拜访,回来了有空的话就和姐姐看电视。星期天的话……和由花子说好的,约会…………”

     少年的话语变得吞吞吐吐,脸有些涨红;而目睹这一切的自己,眉头越陷越深。

     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谈论他被『别人』占据得满满当当的日程,当然会不高兴了。



     康一君身边有很多除自己外的人。

     家人、由花子、露伴老师, 他们对康一君都意义非凡,而自己只能作为一个普通的高中同学兼好友,和他普通地嬉戏打闹,借着问候的名义每天拍他的肩膀笑嘻嘻地对他说早上好中午好下午好。但即使是这样的『别人』,康一君身边也有太多了。

     康一君太受欢迎了。

     我把康一君邀回家中,像往常一样用饮料点心招待了他;在他打电玩的中途突然向后倒下时我用软垫接好他,顺便把剩下融了镇定剂的可乐倒进垃圾桶。当他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被铁链固定在阴暗的房间里,而我正在仔细检查锁拷是否牢固。“你醒啦?”我微笑着蹲下身问他,逆光的原因让我的笑容看上去十分阴暗;“我找到这个地方可花了我不少功夫呢,你就满怀感激地在这里住下吧。你的脚筋被我挑断了,这种程度的伤Creazy Diamond要恢复是小菜一碟,让我看你的表现吧。至于什么时候可以放你走?哈哈,直到外界的所有人都把你遗忘,你出去和不出去一样都是完全属于我的时候,再来说吧。”这个时候可能永远不会到来,因此我可能要囚禁康一君一辈子。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在他嘶哑的质问中我倾身用吻封住他的唇,连绝望的哭喊也尽数吞噬。我的手不顾身下人的颤抖温柔地抚上他的背,从这一刻起康一终于是完全属于我的物件。

     然后我从床上惊醒,感受到的唯有浸湿被铺的冷汗和围绕周身的黑暗。

     不快点调整好状态不行。我告诫自己。因为再过四个小时,我就要和康一君见面了。

     今天早晨我也会用一样阳光的笑容问候康一君和其他朋友,仿佛前一晚的阴暗未曾存在过。那是我心底最深的欲望,一旦流露一丝便会一发不可收拾,因此我每天都在忍耐着,不暴露自己强烈的感情,忽视心底那个不停嚎叫着【占据他】【毁灭他】的声音。

     因此,今天我深爱着我的挚友的事,也没有任何人知道。


我不清醒我暴言一下。JR的所有角色cp里EB真是最甜,不服我让你揍。倒不是说百分百HE什么的(相反要是仔细想想特工什么的结果不可能会好吧)但就只是两个人的相性,Brandt虽然入队不久但几乎是唯一能和Ethan在决策上分庭抗礼的,他们还能一起携手作战,不管是双外勤还是外勤x参谋。更何况传奇特工x首席参谋不该是官配吗(发出暴言的声音)我只是想说,他们是那个即使是生死险境也能陪伴对方的人。记得在sy上有篇文里面EB被敌人关押拷问,两人用被打落的牙代替戒指交换在牢房里宣完了婚礼誓词。那段真是看得我心中波澜难平。这就是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的人的婚礼啊,这是他们的浪漫。Brandt喜欢唠叨,Ethan有时(或是经常?)行动不过大脑直觉No.1,但这不妨碍他们都是在为彼此着想。我只觉得如果是他们的话就能和对方出生入死,然后哪天指不定一起死在哪个任务地点。特工的浪漫结局。

再来看看街猫。渣街我不解释。看了个MV里有个弹幕诠释的很好,概括一下就是“小野猫一直想回去,但渣街已经放弃了并看向前方。”野猫从未想过杀渣街,渣街也许也不想杀野猫,铁轨旁那一脚只是单纯地想把人放倒,但悲剧已经酿成。那个MV的BGM是“the one that got away”(很棒!!力荐!!!),私认为这首歌配街猫再合适不过。谁会想到他们会分开呢?尤其那句“in another life, i'll be your girl, we keep our promises, be us against the world”,再来一次Jim会和野猫一起与全世界为敌吗?即使如此也只能是“in another life”了。野猫以为渣街会和他一起背叛全世界,但渣街是个渣(划掉)选择了平稳向前的生活。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野猫是“野”猫吧。

再来看看白五。 不得不说小五子真是二叔所有角色里『气质』我最欲罢不能的一个,A死我了!!!!!!!(土拨鼠尖叫)冷酷无情小五子啊啊啊啊!!!!!然后他对白给我的感觉是非常眷恋主人的宠物,即使白后来一直在伤害他他仍然选择默默接受,虽然他在镜子上写下了“no more”,但他也只是离开了那个地方,他还没有把Byer从他心里移走。直到最后,恩怨算是抵消了吧,小五子仍去找了白——我个人认为还是眷恋作祟——请求他也离开那里,并给出忠告“不要再当噬罪者了”。这应该是他对他的白大人最后一点温存吧。他那么了解白,即使被拒绝了也不会意外,只是从此两人就是彻底的两路人了。这是来自他曾经最引以为豪的五号特工的最后一点回报。

又或者,小五子从来没有奢望过Byer会同意,他只是想再看一眼他的白大人呢。

最后提一嘴谍影4里面小五子和Marta真的好像……姐弟……我也不知道咋说就有点像愣头青又能打的弟弟和天天替他操心的姐姐呢……(顺带逃离变态弟夫的控制)(划掉)www啊他们真是可爱x

骗市,小市长这个角色挺冷门的,但这对挺有趣(Renner家又一位渣男记录在案),艾文让小市长卡米失去了一切,而小市长本质是好的,不过急于求成剑走偏锋。艾文很珍惜这段友情,但他们从一开始就全部是虚假的。他对于这样的结局,应该也心中有数吧。(然后悄悄安利一篇骗市环游世界的短文,在lof搜tag就有,我很喜欢那个结局)

暴言先到这。我还没冷静,我还没好,我还想吸JR


我们终将重逢

睡不着又摸鱼。让三代主角的好基友都给他们写一封信。灵感来源于lof太太写的同名JR生贺

二代基友欧阳凯:我常因为不是基佬而感觉和你们格格不入???












『致亲爱的诺:

展信佳。

我仍然热衷于这些琐碎的礼节……毕竟它们曾经是我生活的全部。即使在我成为世间伦理道德的叛徒后仍然如是。』

伏在案前的男人甩了甩钢笔,把之前出不来的墨水甩到桌面上。

『说起违理,我还是想见你。你知道我捡到你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弟弟了吗?他长得几乎和你一模一样,但他不是你。他投奔了我,我对他的身体进行了改造,他现在像个不人不鬼的生化机器;但那张像你的脸,我还是保留了下来。

你知道我现在写信的笔是我赢了和你的那场辩论赛的奖品吗?你很聪明,我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你,但最吸引我的不是这点。那天赛后你找到我,你和我聊天,那是我生来第一次感到如此放松;你的笑容充满阳光,让所有看见的人都不再相信这世界上有阴霾。』

男人想擦去桌上的墨迹,但墨水已经干了;男人与棘手的污点面面相觑,最终只能苦恼地一笑。



『我的挚友:

好久不见。』

蓝发男人抓耳挠腮,纠结着怎么把这封信继续下去。

『我们真是好久没见面了啊……你还记得我们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哈哈,我也不记得……你当上兽神后总是很忙;但肯定是在我妹死前。

把孩子丢给一个因你失去了至亲的人抚养……说真的你认真的吗?你就那么信赖我?就不怕哪天我喝多了,心情一不好,对着你儿子一棍子下去,咔擦,你家绝后了?』

男人对自己刻意用搞笑语气描述出的血腥场景苦笑一下,即使尴尬但总算是找回些当初打打闹闹的氛围了,于是提笔继续下去。

『唉……我当然不会这么做。放心,熙在我这里很好,我和欢宝贝并不打算要孩子,你儿子就是我们亲生孩子。他可棒了,又听话又可爱,你这个不好好当爹的有个这么好的孩子就偷着乐吧?要是我妹九泉下有知一定也会欣慰吧。

说到绝后,我想你小子也不会找我妹以外的女人吧?你那情商我愿意把我妹交给你你就感恩戴德吧……咳开玩笑的。我当然清楚啊,你这家伙从年轻时起就很有女人缘。虽然比不上我但也很了不起了。但我也知道,你心里只有我妹。她从未在人前展露的一面你也知道,无论其他那些女生为你做过什么,你最牵挂的只有她。

我也一样。和小欢结婚这么多年,我还是喜欢叫她欢宝贝。都不知道被别人吐槽过多少次了;倒是你每次听到只会笑一笑,然后继续平常地和我们聊天。我想那是因为你懂,你懂这份即使时间过去多久也不会变淡的感情,就像你和希莱。』



『吾爱亲启:

我想你。

你和炽夏走后我已经忘记时间是怎样流逝的了。我想念你。我想要你。每当我想起你时我粘稠冰冷的血液才能再一次流动起来,我死寂的头脑才能保持清醒,每个清晨启明星升起时便是我许愿能再一次见到你的时间;当然不止启明星,我向万物和所有神明期盼着能和你相见。

我的身体的变化越来越显著。突出的犄角和骨质的翅膀都让我感觉好冷,我离开胸腔暴露在外的心脏像一颗脆弱的手榴弹;我的双眼总被血色蒙蔽,偶尔当我终于能看清时,这个充满消毒水味的没有你的白色房间让我只想再一次闭上眼。』

写成后从未被寄出的信经过反复阅读薄得像将死之人的脉搏;它紧紧地贴在少年裸露的心脏上,代替早已失去的皮肤,随着微弱的心跳缓慢起伏。病榻上的少年比任何时候都要苍白,手无力地垂在床沿。

『你在哪里?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有面对一切的力量。求求你快点回来……拥有你后我才开始害怕死亡……』 文字伴随每一次心跳出现,越来越慢。






『干涸的墨水总会留下痕迹;如果是你也许知道如何擦去,但我不知道。我猜我们之间便是这样了。

我从你弟弟口中得知了你的过去;难以想象你曾经遭遇过那样的事情,是那样的人;很难想象这样的你如何还能用那样的微笑温暖所有人,包括畸形的我在内;但这正是我们互相理解的原因。我们在相像的同时你具有我所没有的品质,因此我对你如此迷恋。即使如此,因为相像,我们的灵魂互相吸引着。你无法否认这点。』

男人抹平本来已经很平整的信纸,慎重地写下。

『就算步入黑暗泥沼,你也是我的光。而总有一天你会被带到我身边。』



『你不会看到这些。因为我不会把这封信寄出去。

挚友啊,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欧阳希莱的死不是你的错。而且你比所有人甚至我都更加痛苦。但我无法原谅你。我无法原谅如此强大,还陪伴在她身边,却仍然没有阻止她的死亡的你。

而身为软弱的普通人的我曾经觉得永生的你们会比任何人都幸福。然后就此心安理得地退场。

对不起。』

蓝发男人终于再也抑制不住跪在地上嚎啕大哭。门外名为阳熙的黑发小孩从门缝里探头进来,小心翼翼地窥视着这一切。



不属于人间的怪物咆哮着奔入密林深处,它的额头还残留着黑发少年嘴唇的温度。从它胸口处残缺的纸片落入土壤。

『但只要我们的爱仍然存续,我便活着。』






【日月轮回,斗转星移,孩子们长大成人又最终泯灭成灰;世界线重置衍生构成枝干有无数分叉的大树,命运在人与人间穿插徘徊,时不时带走几条生命,又给其他人留下一些惊喜或恶作剧。】

【但世界仍然运转。】

【而我们,终将重逢。】


JR水仙调查问卷

JR水仙调查问卷

先让我理理我目前已知的JR角色

参谋,野猫,鹰眼,市长,物理学家Ian,Dags,Dahmer

并不多真是对不起我磕头谢罪)

是太想念男神于是临时摸鱼舔着爽的……等看了更多电影肯定会再写der




1.你的ID

混沌邪恶雪丫丫



2. JR所有作品里,最喜欢哪两个角色?

两个啊……我想想……

首当其冲肯定是参谋!!!碎碎念老妈子我的最爱!!!!!激动到落泪

然后……野猫和鹰鹰很难取舍啊……年轻的Dags也很赞……Dahmer很符合我的性癖……

嗯应该还是野猫吧。鹰眼这个角色有种太过沉重太难摸清的感觉,让人不敢轻易将爱说出口;比起这个,更想在他身边陪伴着他,即使是永远的单相思也好,也想要一刻不停地追逐那个男人的背影。



3.他们谁攻谁受?

我很喜欢参谋这种对亲近的人心肠软的老妈子受, but野猫实在太骚了太跳脱了,所以还是务必请他在下面吧(

而且我想看禁欲系参谋被不安分的小野猫撩拨到不行的样子(小声逼逼)



4.用三句话给他们写一个结局

Jim说有人需要裹尸袋,但当他下回火车铁轨时,他看见一个男人紧紧抱住Brian脑袋残缺的尸体,脸上是比世界末日还要沉痛的悲伤;前特警混杂着煤油的鲜血和脑浆弄脏了他银灰色的高级西服,但他毫不在乎,只是越发越紧地搂住青年逐渐僵硬的躯体,仿佛想和他一同回到母体重新孕育。

突然间男人看见了Jim;他保持拥抱Brian的姿势从内衬里掏出手枪对Jim就是一枪,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过,Jim很确定这不是那个男人打偏了什么的,这只是一个警告,他并不想真的杀他;但Jim不得不承认这很管用,他的头皮现在火燎火燎地痛;而男人没再看他一眼,他抱起Brian,公主抱,神秘的西装男人,这一切像一幕俗套又唯美的英雄救美,除了被抱的人是个男人并且是个尸体;然后他奔跑着几乎是眨眼间就消失在洛杉矶火车道滚滚的烟尘中。

而Jim有种预感,无论Brian是死是活,他都不会再见到他了。

(强行三句话)

(因为是Jim伤害了野猫所以不管是死是活参谋都不会让他看见他了!!!不管参谋是不是这么想反正我是这么想的!!!!(破音))



5.哪个角色最撕心裂肺

野猫(不假思索)

Dahmer是物理意义的撕心裂肺呢(思索)

JR饰演的其他角色也有悲惨的经历,但他们大多都咬牙坚持着,也许有时仍有半夜惊醒的梦魇,但他们还是能够维持住表面的坚无不摧

只有野猫,他像一颗在最高点熄灭的烟花,所有人都见证了他闪耀地一步步向上,却也看见了他在应该最耀眼的时候突然陨落

上天甚至没能给他重整旗鼓的机会。



6.你接受那个角色的结局吗?

我不!!!!!!!(破音)



7.如果不接受,用三句话给他写一个新结局w

(阔佬猫预警!街猫预警!)

(即使这样我还是想虐渣街!!!(震声))

“为了一亿美金去帮那个法国阔佬越狱,中途和他搞上,然后被曾经搞上的前搭档踹下铁轨,又被火车补上一脚,说真的猫崽子你怎么想的?在火车踹你前你的脑袋就已经坏了吗?”Brandt的眉毛快拧成一个中国结了,而罪魁祸首Brian还是嘻嘻哈哈地试图和Clint抢爆米花。

“Brian你看!Jim又捧着一束玫瑰到咱家楼下了!”眼尖的神射手率先发现了外面的状况,并大声地把他的所见向他的兄弟们做现场直播:“哦糟糕今天Alex也会来哦你看他们打起来了!就是那样Alex!漂亮的法式上勾拳!打碎那小子门牙!”Clint愉快地吹了声口哨,“猫崽真不考虑去阻止他们吗?你可真是货真价实的红颜祸水啊。”

红颜祸水本水发自真心地笑得更大声了。“让他们再干会,我相信Alex有能力为我报仇!还有你们不许叫我猫崽!”他大笑着抓起一大把爆米花塞进嘴里,然后漂亮地被噎住了;要不是Clint以顶级特工的反应速度及时采用海姆立克急救法,Renner兄弟恐怕又要把这只不安分的野猫送上神盾天空航母再依赖一次外星黑科技了。

(再次强行三句话x)



8.哪个角色最治愈——

Dags!绝对Dags啊!!!! (暴风哭泣.jpg)



9.他可以治愈那个撕心裂肺的角色吗

也许可以吧?说不定野猫忙着陪Dags烧梵蒂冈就忘了去领那一亿美金的悬赏呢(?)



10.如果他们相遇,会是怎样的状况下?

(这不是我脑过的梗吗!摩拳擦掌了!(bushi))

Brian最近很火大。失手打死人质被降职就算了,但他新分配到的任务是什么鬼——保护一群要去见总统的高中生?他看起来像那种五大三粗还戴着墨镜的保镖吗?因此当他举起望远镜看向广场上那群脱缰野狗崽子们时他的胸口还是积满怨气的。

至于为什么他这个保镖没有在高中生附近盯梢而是选择在远处观察他们,这只是因为他的特长是狙击,绝对不是因为他烦透了这群小崽子到完全不想接近他们;绝对不是。

然而只是远远看着他们也让Brian心累到不行。 这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在广场上尽情地撒欢,骚扰路人、毁坏公共设施、随性涂鸦……等等,那个小胖子是打算对着圣火放屁吗?一想到总统不惜余力也要约见的就是这些人的Brian只深深感觉我国药丸。

受够了这些粗鄙之行的Brian决定把镜头换一下。他看向广场另一边的草坪。茵茵绿草上一个少年正和他的朋友合力把一个一脸书呆样的男生掼在斜坡上,男生顺坡滚下,再爬起来时全身都沾满了泥土和草根,眼镜腿还断了一根,失去支撑的镜框耷拉在鼻梁上,看起来窝囊得要死;少年则和朋友击了个掌,然后不约而同地捧腹大笑起来。一头柔顺的沙金色披肩发伴随他疯狂的大笑不住地摇摆着,在阳光下看上去如此耀眼;而比这更耀眼的是他的笑容,洋溢着青少年特有的阳光朝气,糅杂了眉间透露出的些许潇洒与不羁让人只能感叹年少轻狂却美好。

不对,怎么看着那么眼熟……

Brian不动声色地调高了望远镜的倍率。 “操。”等彻底看清那张脸后,他骂了一句。

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即使他不情不愿,也得承认这个乏味的保镖任务变得有趣起来了。

(其实我后来还脑补了Brian戴头盔执行任务Dags作死去摘头盔被气不过的Brian一枪拖掼地上啦……毕竟这样才算相遇啊这里只是野猫单方面看到了)但脑子不够写不下去了1551等我开个正文!(flag发言))



11.哪个角色最适合撸黑暗系的文?

emmmmm maybe Dahmer……?人家可本来就是黑的)



12.求个配对

小野猫!!!!虽然和参谋鹰眼也很有萌点但果然最棒的配对还是小野猫啊!!!虽然说多少有点受sy一位太太的Dahmer x Brian的文的影响啦x但冷漠的杀人狂和跳脱的猫崽子这对真的很萌啊!!!!!(落泪.jpg)



13.五句话走个黑暗系场景

(活用标点符号的时候到了!!!(bushi))

Dahmer端着饭菜走进卧室时Brian还在床上,他直直地瞪着天花板,像在赌气。

于是Dahmer把盘子放在地上,翻身上床压住Brian。

他反复在青年耳边劝说为什么他不能回去找Jim,以及为什么Jim是该死的。

这很奇妙,这是他第一次不是出于自己的欲望,而是为了别人想要杀人;只因为他不能让Brian离开他。

鲜血从Brian被剖开的胸膛顺着手臂流下,沿着指尖一滴滴落在地上那盘炒心脏上。



14.黑暗系能走完HE吗……三句话

(嘤嘤嘤又来!!!野猫都死了你让我怎么HE啊!!!qnq)

(我强行试试))

“Dahmer你快从我身上滚下来你压到我伤口了好他妈痛!!!!你到底哪根筋搭错了才不让我去跟Jim分手做个了断,我还想揍他一顿呢——再说了我又不会离开你。还有,让那盘炒心马上离开我的视线,我一口也不会吃的,我他妈知道你对那些死人内脏做了什么。”



15.最有总受气质的角色www

小野猫吧?⭐



16.非得找个逆袭对象的话?

我觉得你让小野猫在上面他还得抱怨一番……躺着享清福有什么不好了……)

emmmmm肥啾?大概是比骚现场,谁更能骚谁就能被上)这样)(我自觉面壁)



17.给他们写四句对白

“没见过猫崽子你技能点这么歪的,狙击能打下直升机近战连火车都躲不过。”

“我只是远程担当,所以闭上嘲讽我的嘴吧肥鸟。”

“嗯哼~我近战能打,远程还能射下神盾的天空航母呢。”得意.jpg

“哦?你那么能射,今晚别让我失望了。”舔唇笑。

(两个JR互骚,这是什么,天堂吗)



18.JR哪个角色最萌?

Braaaaaaaaaaaaaaandt!!!!!!!!(破音)



19.偏攻受?

我喜欢老妈子碎嘴受8好意思!!!!!x



20.如果黑化了会是怎样的?

emmmmm……背叛IMF彻底成为CIA走狗,彻头彻尾的官僚这样……?

可恶官场勾心斗角什么的是我最棘手的……(抱头)



21.给黑化了的他找个欺负的对象吧

鹰鹰,苦了你了。(死人一般的眼神)



22.【最撕心裂肺的角色】【最治愈的角色】【黑暗系角色】【最总受气质角色】【最萌角色】一个生不如死、一个单恋那个生不如死的、一个自己活的很开心还有两个凑CP——(同一个故事)

(我康康……野猫,Dags,Dahmer,野猫,Brandt……两个野猫怎么破!!!(惨叫)嗯那最受的换成Clint吧。(理直气壮.jpg))

(真是一出好戏.jpg)

Dags出门前例行地向他的两位监护人道了别,场面也一如既往地有些尴尬:他的Clint叔叔正从背后抱着系着粉红小熊围裙的Brandt叔叔,Brandt叔叔忙着做饭没法遏制Clint叔叔的胡闹,一大早就闹了个大红脸。

“抱歉打扰了。我出门了,你们继续。”Dags面无表情地准备关上大门。

“等等Dags,”Clint叔叔却一反常态叫住了他。“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做到的,不如趁早放弃;我知道你明白,但我希望你能做到。”他紧盯着Dags,即使现在他的脑袋还搁在Brandt叔叔的肩上,他与自己相似的蓝绿色眼睛也透出仿佛看穿一切的洞察力。

Dags应了声,转头就忘干净了。

他顺着那条烂熟于心的路来到了一栋公寓。单身公寓里弥漫着一股不知来源的霉味,墙上难看的墙纸被水泡烂,剥落得差不多了,露出其后死气沉沉的水泥板。这个建筑看起来像荒废了一百年,让人简直无法想象还有人住在里面。Dags来到走廊最尽头那扇门前,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Dags过了几秒又敲了敲,仍然没有回应,他开始有些慌张了。他呼喊着那人的名字,大力推了几下门,岂料锈蚀的锁直接断开让他一头栽了进去。屋内的空气像并且很有可能就是三天都没流通过的沉闷,那男人就躺在地上,以胎儿的姿势蜷缩着,脑袋旁是散发出酸臭的垃圾桶。

“Brian?”Dags试探地唤道,因异味和地上散乱的药瓶与酒瓶直皱眉头;“你又嗑药了?Brian?”

男人从肺里挤出一声含糊的闷哼算是应答。Dags叹口气,默不作声地开始为Brian打扫房间。他不是什么任劳任怨的家庭主妇,但这种事做了一个多月了,倒也算得上娴熟。当他把那身汗湿的衣服从Brian身上剥下来时他的指尖感到了男人的颤抖,Brian在逃避,无论是曾经背叛他的前搭档的死,还是Dags此时展现出的对他的好感。

Dags默不作声。

一切都打扫完后他把Brian扶到沙发上,吻了吻他的额头。“别把自己嗑死了好吗?到我下次来之前。”他不敢说更多,无论是承诺还是漂亮的情话他都知道Brian听到它们的次数和他被背叛的次数一样多。靠在柔软椅背上的男人只是两眼发直,Dags知道他还沉浸在麻醉剂的后劲中,这样也许反而更好;Brian若是清醒着,来自另一方沉默的凝视只会让Dags更加无措。

Dags走时没关上门;毕竟锁都断了,关门除了心理安慰外也没别的作用了,还不如开着通通风。他本不想让别人看见Brian现在的样子,但修门锁这事他只能找家里的两位叔叔帮忙。他胡思乱想着,想得如此入迷,以至于在走廊里撞上了人。

“你没事吧?”被撞的男人有一头柔顺的微卷金发,两颗碧蓝的眼睛像珍贵的蓝宝石镶在人畜无害的圆脸上;“你得小心点,在这么狭窄的地方。”

“Got it。”Dags心不在焉地回答,正欲离开却被男人叫住。

“我看见你从那边的房子里出来。”男人越过他探头看了下Brian的门口,Dags想起门没关,这事这时候开始让他恼火起来。“我能问下你和那房子的主人是什么关系吗?”

“嗯…………”Dags非常想说“恋人”,但Brian肯定不会高兴。将来总有一天他会让Brian乐意承认的他们的关系的,他想到。“朋友……我是他的……呃,朋友。”

“是吗。是这样的,我是你朋友的邻居,”Dags有印象,Brian唯一的邻居家门口是这层楼乃至整栋公寓里最干净整洁的,还摆上了一两盆小花,要他说这才像有人生活的样子;然而奇怪的是,尽管如此,Dags路过时还经常能闻见那股异味,有时甚至盖过了Brian房间里郁结沉闷的酒味盘结在周遭的空气中;“我只是想拜托你转告他,平时能多注意一下自己的举止吗?你也知道老公寓的隔音不怎么好吧,有时候就稍微有点,嗯,扰民。”

“我知道了。我会的。”那你倒是把你房间里的怪味也处理一下啊。Dags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不良高中生17岁那年的天空是由执拗的守候与单恋、还有潜藏在人群中的恶徒带来如云朵般点缀的隐隐危机构成的。

(大概就是鹰眼小参谋恩恩爱爱,他们的侄子Dags单箭头处于PTSD的野猫,野猫的邻居是Dahmer,杀人狂过得逍遥快活顺便“关心”一下隔壁的性感青年(点头))

(我已经开好脑洞了!!!考完EAP就写长篇!!!(摩拳擦掌.jpg))



最后,这篇水仙问卷算是第一次填完啦。这期间其实过了挺多天的hhhhhh因为我的鸽王之力!√(bushi)其实关于JR,有很多想说的话,还有很多没办法一次表达完的爱意,但我现在实在太累了感觉马上要睡着了完全想不出什么漂亮的告白或者结束语…………T  T

第一次填JR的问卷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而且我的状态也完全不ok)如果你们能看的喜欢真是太好啦!!!!!最近回坑了还想产更多JR相关!!!这个男人我爱他一辈子!!!!(土拨鼠尖叫)大家都来爱他啊!!!!!!😭😭😭😭😭


(JR兄弟)feast

JR家族黑化注意!全员Dahmer控注意!
并没有血腥情节,原创角色第一视角注意
写JR水仙问卷时的脑洞,这么丧病的东西也还是被我写出来了啧啧)







     我泡吧这段时间里,见了那个男人好多次。有时他穿着西装三件套板着脸如同一个典型的官僚,有时他皱着眉头边啜威士忌边小心打量四周就像一个潜逃的特工,有时他套上白衬衫休闲裤和金丝眼镜一脸无措地站在角落、看上去是个十足十的宅男书生;而有时他只是一身普通的套装,漫不经心地微笑着,却透出一股【绝对不能招惹上】的顽劣气息。他在飞镖区连中过十次红心也露着半条结实的胳膊打过桌球,他甚至曾经穿得不像正常人类,一件只应该出现在中世纪的皮衣或一张吸血鬼斗篷和獠牙便足以将他那一面危险的诡谲魅力勾出得淋漓尽致。
     我并不耻于承认我关注这个男人。因为他是如此地富有魅力。
     他从不拒绝任何一杯邀请给他的酒,也会对每一个前来向他搭讪的男人微笑。他们的聊天内容千回百转,最终却都会落到男人抛出的他家弟弟的话题上:“我真的很爱我的小弟。”男人这样结束,仰头将杯中随便哪种酒品一饮而尽,然后对身边吧台旁的人发出邀请。那些人的表情会从茫然到惊讶,中间或许会有点迷惑,但最终无一例外都变成喜悦,然后起身和这位性感到致命的男人从酒吧后门离开。这场景我目睹过太多次。
     我断定他是个荡妇。而今晚我要把他变成我的婊子。
     我执起一杯曼哈顿朝他走去。今天的他不大同于往日的张扬,而是坐在吧台边缘一声不吭地品着金黄的白兰地,但我无法否认即使是沉闷的他也有不同以往的韵味。当我把马提尼杯放在他面前时他扭头看了我一眼,那双灰蓝绿色的眼球仿佛镶入我的灵魂。
     “我只是,”我舔舔干燥的嘴唇,尽力摆出我最迷人的微笑;“想请你喝杯酒。”
     “随便。”他无所谓地哼一声,转回身继续盯着他盛了一半白兰地的酒杯。
     “那和我聊聊吧?”我乘胜追击,“告诉我你家那位,有关你姓Dahmer的弟弟的事情。”
     他猛地回头看向我。我看见他的眼中燃起了不一样的火焰。
     我高兴地勾起嘴角。


(让我们恭喜主角作死成功)(划掉)